网站公告:
倡议文书 当前位置:主页 > 倡议文书 >

以“走心”為主題的演講稿範文

文章来源:    时间:2019-01-11

  篇一:走心講演稿

  各位同學咱們好,今日我講演的主題是最近網絡上比較盛行的一個詞:走心。 那麼,何謂走心呢?就是follow you heart。意思是:用心。專心、立異。許多同學都疑問為什麼自己的成果總是上不去?是不行勤勉嗎?不是的。我信任在座99%的同學都滿足勤勉,從不糟蹋一點時刻,閱題許多。但是,你們有沒有想過,這樣有作用嗎?題做多了,反而使自己墮入一個誤區:做一道忘一道。撫躬自問:在做題的時分,我走心了嗎?有時分,用心做一道題比連着做十道都有作用,在考試中也簡略佔得先機。

  用心,也是一種執着。由於體壇健兒的執着,五星紅旗才一次又一次地在國際賽場上升起;由於航天人的執着,神州飛船才一次又一次地在太空上遨翔;由於居里夫人的執着,國際的化學作業才得以飛速開展。縱然在充溢崎嶇和泥濘的人生大道上無法策馬飛躍,只需在用心的執着中行進,隆冬之後必定會是陽光明媚的春天。

  當然,現代社會,僅僅用心是遠遠不行的,立異正在逐漸霸佔着咱們的日子。蘋果公司咱們必定很熟悉。作為全國際最為成功的电子工業集團,它的支柱並不是精細的零件,而是構思。Apple公司有一個專門的構思部分,部分里的人僅憑着靈敏立異的思維創造出一部部讓人發狂的iPhone,ipad......然後獲得高額的薪資,不由讓人感嘆:靠勤勞雙手吃飯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了!

  當今國際,不再靠身體打拚,而是用心。這個年代,將會是走新的年代。

  篇二:“走心”的教育

  最近看了部寧浩拍的公路電影,亮點許多。形象最深入的是黃渤和馬蘇在酒店的對手戲:失落的黃渤扔出一沓毛爺爺,要求表面火辣性感,特性張揚坦率的馬蘇說“我喜歡你”。但是歡場之中又哪來的誠心?所以黃渤一向批判這個酒吧女說台詞不走心。演戲需求走心,“我喜歡你”更是如此。當然,我以為走心這個詞相同適用於教育。

  從最樸素的眼光來看,教師是一份作業,那麼咱們有必要認真作業,對得起每個月所掙的薪酬,不能耽擱人家孩子,這是最基本的。其次教育自身是一個需求良知才幹做好的作業,教師這份作業很特別,咱們所面臨的方針不是產品,而是活生生的人,而人是有思維的,思維又分配他們的舉動,咱們只需了解其所思所想,走進他們的心靈國際,特別是在學生主體性位置日漸強化的當下,觸及學生心靈深處的教育才幹實在起到的作用。

  所以,我知道教育要用心。即使是扮演,也要走心的扮演。所以我是這樣想的:

  關於教師而言,首要對咱們的教育方針要始終堅持一顆寬恕之心。每個人都是一輪月亮,總有自己陰晴圓缺的時分。已然歷來都沒有所謂的“完美”,咱們就應該忍受孩子們的差異和短缺。怒火只能激化矛盾,卻不能解決問題。過激的言語或許舉動只能導致同歸於盡,而這種損傷往往是終身難忘的。其次對咱們的教育方針要始終堅持一顆責任心。對咱們教師來說,一屆學生未教好,還會有下一屆,還能夠重頭再來;而關於孩子而言,卻沒有重頭再來的時機。一個學生關於咱們來說可能是

  百分之一,可關於他和他的家庭來說他就是百分之百。最終,對咱們的教育方針還要始終堅持一顆愛心。了解他們的特性、才幹和特色,公正地對待每個學生,拿掉居高臨下的架子,平等地和他們共處。不譏諷他們,不體罰或許“心罰”他們。當然,這不意味着放縱的愛,無法無天,而是嚴愛結合。

  關於學生而言,要實在實現從“要我學”到“我要學”的改變,相同需求從“心”動身。高興的學是最重要的。“知之者不如好之者,好之者不如樂之者”

  只需“心”感到了“樂”,作用才是最棒的。正如教育家蘇霍姆林斯基所言:“只需學生把教育看成是自己的需求,且樂於承受時,才幹獲得最佳的教育作用。”

  不過,以上滿是我的主見罷了!做到“走心”的教育是很累的,由於我曾這樣嘗試過,累的不僅僅是身體,更是心靈。當我的不斷支付與儘力換來的卻是家長的一句:你不配當教師,一點責任心都沒有的時分,我歇斯底里的爆發了,我要讓這位家長看看什麼才是不負責任;當我很刻苦,很儘力地去教孩子們,期望他們高興地學習卻被幾個阿拉伯数字糟蹋得身心俱疲的時分,我害怕了,退讓了,正本悉數僅僅我的自作多情。

  所以我漸漸地變成了我自己都很厭煩的那種人。說好聽點是意氣用事、率性而為,刺耳點就是神經質。有時分我爆粗口譏諷他們,有時分“要挾”他們,有時分還有暴力傾向,乃至體罰或許變相體罰他們我真的很厭煩這樣的自己。看不曩昔的搭檔們會過來跟我講,人生要學

  會淡定,你整天跟孩子們過不去,你啊覺得丟人,有點長進好欠好?父母也會對我說,你不能這樣對孩子們,你應該想想,每個孩子,不論聰敏與否,他或許她都是家裡的寶,不能隨意拽待他們。師父跟我講,你現在最需求的是寬恕,是寬恕,假如孩子們都懂,還需求咱們教師干什麼,教師和學生是朋友,不是敵人,孩子們性情有所差異,承受程度必定不同,你怎樣能要求他們都在一條線上,整齊劃一,他們是人,不是機器

  所以,我把這些寫下來,通知自己,不能再這樣做,要改掉這些臭缺點。值得高興的事,我現已知道到了這一點,這是一種生長,儘管比其他教師慢了半拍,但沒有關係,人都會漸漸生長的,不論是孩子仍是教師!生長需求時刻的淬鍊,教育更是惋惜的藝術,但只需咱們對孩子們的愛“走心”,咱們就能夠心安理得地淺笑!

  篇三:年會走心講演-我為什麼要不顧悉數地儘力

  展望未來據守良心揚帆起航。

  20XX全球裂變,

  我國互聯網大帆海年代征途敞開!

  我曾承諾,

  要帶你們去他人願望未曾抵達的當地,

  現在船已鳴笛起航,

  願你在途中看到不相同的景色。

  這是年會前,寫給一切小豹的一封信。登船前,咱們把它放在了每位搭檔的房間。我看到的時分也很感動。

  特別看到獵豹那支年會開場短片時,我俄然意識到:獵豹真的不是當年的獵豹了,它現已是一家有了自己精力的公司。

  它有了許多人們對它的一種酷愛,才會有如此精心的細節。不是由於我是老闆,咱們是職工。咱們在一同,不再是為了那份作業,而是由於——咱們真的能夠把每個人的願望連接起來。

  儘管今日獵豹還有許多問題。但我仍然深信,這家公司現已開端了它異乎尋常的“起航”之旅。

  中層總結會時,我說,獵豹有一種特質——這種特質是能把你的愛好、開展、視界,和這家公司結合。它不再是一個簡略的数字或市值遊戲,而是真的跟從獵豹一同看不同的景色。我忘了是在哪次會議上,我隨口說了一句:一同去看最美的景色。後來我發現被搭檔們貼得處處都是。

  我想這就是一種精力。你種下了一顆種子,它就會自己生根發芽。人生看景色是多麼重要。而在作業中,還能看景色,又是多麼重要。這乃至是一種夸姣,至少對我來說是這樣。

  當然,也有許多人問我,“誰想出郵輪開年會這個主見?”

  我只好厚着臉皮說,作為一個注重用戶領會的產品司理和一個超級愛玩的學渣,當然是我想出來的。

  做這個決議,仍是糾結了好久。但我用一個道理說服了自己:這個領會史無前例,今後也很難再有。

  由於只需這樣,才幹讓咱們領會到咱們的異乎尋常,才幹實在了解獵豹移動注重什麼。儘管花了比他人年會貴幾倍的錢,但這筆錢不會從年終獎剋扣。本年咱們給咱們的年終獎,包含優秀職工的獎賞,也是歷年最好的。

  但是,這些都不行。

  我一向在想我鬥爭的原因和意圖是什麼?我為什麼會這麼儘力?由於也有人不斷跟我說,傅總你好有精力,你怎樣不睡覺,你滑雪為什麼那麼好。

  我看上去是一個很儘力的人。包含學英語,還有瘦身。但我發現,我從前不是這樣的。昨日咱們在溝通青少年年代,我覺得我在青少年年代是一個特別愛哭,動不動就會跟家人鬧意見的人。有一段時刻,我都覺得自己如同性情太柔軟了。

  咱們都知道了,現在的我,現已不能用“柔軟”這個詞兒來描述了。

  回想自己許多生長進程,我一向問自己一個問題——我為什麼要不顧悉數地儘力?特別到了今日,許多人說,你背着包就能夠走全國,賺了幾輩子都花不完的錢。

  但是我發現,我仍是要很儘力。怎樣做到的呢?

  我想講講,關於我儘力的三個故事:

  故事一驚駭

  我經常說,要打敗驚駭。但是否想過:一個人說打敗驚駭的時分,其實是由於他真的驚駭。驚駭到什麼程度呢?就是驚駭到,你不知道自己的未來在哪裡。

  我記住,剛來北京流浪不久,就因病住院了。住院期間,我目擊了臨床患者的實在閱歷。他的病症現已到了晚期,快不行了,這時分有必要手術,進行器官移植,費用高達40萬。我國的醫保準則是進入器官移植流程后,一切都不報銷。大多數人買的醫保,關於這種大病,都不報銷的。

  他是一個北京工薪階層的人。最終,找來一切親屬,以及正在讀初中的兒子,簽了一個告貸協議。粗心是:假如爸爸逝世了,兒子長大把這筆錢還了。簽完協議后,他轉了科室,做器官移植。

  過了一個禮拜,他又回來了。我說,老哥,你為什麼不做了?他說,我才知道手術費用是40萬,但終身抗排異還要40萬。他說,我做不起了。作為這樣一個患者來說,就是等死了。

  其實我自己的身體倒沒什麼。但我看着他,就如同看到我的未來相同。我其時就很憂慮家人怎樣辦。我得幫他們預備滿足的錢。

  出院后,我就決議——必定要儘力,讓自己有才能面臨這樣的災禍。

  這種驚駭,隨同我許多年。一向到讓我覺得,這就是我作業的悉數原動力。所以,有的時分,我看到一些欠好的工作,就會說:總會曩昔,你要剛強。有人就說,你怎樣總那麼冷冰冰。

  我說——由於我閱歷過。

  今日你們覺得許多東西怎樣樣,其實說實話,我還真沒覺得有多可怕。我就覺得:假如你被這種心情操控了,你一切的考慮都會墮入到跟這種心情的對立之中。

  我在做360安全衛士的時分,為了一個產品,拿着一萬塊錢的薪酬,天天沒有看過太陽下班,處處出差,HR不幫我找人,我就自己找。看到各種安全會議,只能拚命發手刺。有一次,我記住很清楚,我跟徐鳴去哈爾濱出差。他說太累了,假如掛了怎樣辦呢?我俄然說,那就只好掛了吧。

  為什麼我會說出這句話呢?由於住院這件事,給我最大的教育就是——憂慮是沒有用的。我從前有一段時刻,天天憂慮。後來發現,底子不行。

  我在那種醫院,待了兩個月,每個月花好幾千塊,其時不就是為了脫節嗎?後來我覺得:脫節不了,那就遺忘它。

  總算有一天,當我脫節心魔的時分,我就覺得,驚駭這件工作,對我沒那麼重要了。

  故事二 冤枉

  從小到大,儘管我總是以學渣自稱,但事實上,我的學習成果仍是能夠的。我就是高考沒考好。我不是一個生來就像泉靈那樣儘力的人。儘力本就是她基因的一部分。

  而我不是那樣的人。

  我高中那兩年,每天就跟我媽搞對立,用各種方式爭奪電視,爭奪不了,我就躺在家裡的地板上,翻各種書,一切的書都看,橫豎就堅持不學習。

  堅持了兩年半后,一次考試檢驗,我俄然發現,第一道題就不會做。化學150分,只考了20分,英語閱覽了解,看完第一篇,就沒時刻了。

  我想說的是,其實我從小都日子在一個挺順的環境中,即使高考沒考好,我在大學也辦了第一個協會,也獲了省市三好學生。

  這個國際,就像曩昔大人給你描繪的那樣——只需你儘力,就能成功;只需你滿足勤勉,就能不斷得到這個國際的嘉獎;只需你仁慈,一切人就都會對你仁慈。

  但脫脫離始那家公司后,我發現,這個國際,徹底變了。你從前朝夕共處的人,有些乃至是你用心帶過的人,卻用很低質的言語進犯你。

  我在一家公司幫他從0做出一個產品,做到全我國pc覆蓋率超越50%,推翻了整個安全格式。我從那裡脫離后,他卻把我的一切股份強制收回,還告我剽竊產權吃里爬外等。反而是當年我開掉的職工,在支援我。

  我覺得這個國際真的變了。那時分,我的合伙人都覺得,傅盛撐不下來,由於他沒受過這麼大的冤枉。那個時分,公關部也不讓我在微博上說話。說你不能去顯得自己那麼能吵架。不過,我仍是脫節了他們的操控。假如有誰在微博上罵我,我就說--你懂個屁。

  我覺得,做這樣的人,也挺好的。我是什麼時分開端想通的呢?看了《指環王》之後。

  甘道夫去殺那條炎魔,後來跟炎魔一同掉進萬丈深淵。有一天,他俄然又呈現了。但,現已從灰袍巫師,晉級成了白袍巫師。他說,由於我掉進過萬丈深淵。

  或許,正是你所閱歷的這悉數,才讓你變得不相同。所以,上市那天,有的記者問我,上市對你來說意味着什麼。我說,上市對我來說,很激動,但也讓我覺得這個國際好古怪--我其實跟上市前沒什麼不同,從前都是罵我的,現在許多人就開端說傅盛怎樣怎樣樣。

  後來我想,我需求你說嗎?其實,我今日做出的許多決議,都是在我30歲之前,所不敢幻想的。正是由於這些驚駭、冤枉,讓我總算開端打敗自己心裏那些最不行打敗的東西。

  故事三 攀比

  上市今後對我最大的應戰是什麼?

  我是一個好強的人,看着股價下跌,我心裏其實是潰散的。嘴上偽裝說不在乎股價,但那個時分我還真覺得,這個國際又開端不公正了。有人對我觀點不公正、DNA不公正,這沒辦法,沒得選。但股價為什麼也這麼不公正?

  每次我見了平等收入公司的CEO,老跟他們算。咱們的收入和有的上市公司相同高,乃至增加率比他們還要高,他們有的還虧了好幾個億,咱們掙好幾個億,但股價卻是我的幾倍,為什麼呢?

  再後來,我就問分析師。為什麼呢?你們給的估值很不公正。徹底應該是40億美金以上。我的方針價怎樣只需20塊呢?

  他說,你看,誰誰在國外有現已有相似的公司,商場達百億美金。他們被人證明過。

  他們有過這樣的形式,而咱們沒有。

  沒有人信任一家我國公司,真的能夠把國際化做起來。一開端問,你們的數據是不是造假?後來又問,你們能做營收嗎?做完營收今後,又說,做完這輪營收,是不是下一輪營收做不起來。

  咱們發布了四次財報。每次都超出預期。每次發財報當天都跌。就像一個孩子,他把答案認真地寫上去了,卻給你打了個零分。

  好不公正。

  我就覺得,這究竟是怎樣了。後來,我總算知道了,那是由於——你想攀比。你想要變得不相同,然後你要找一個標準。

  但是,這個標準是真的對嗎?

  最近咱們都在談私有化。獵豹是最適合做私有化的公司,乃至是沒有之一。

  首要股價低了,收入漲了。咱們的收入是上市之前的兩倍。假如從上市那一年算,上升了3到4倍。盈餘才能也是那時的幾倍。用戶量是那時的兩倍。

  其次,咱們的股價和最初相同。咱們只需18%的流通股。今日獵豹為什麼經常會暴升。就是由於它的交易量十分少。流通股十分少,許多大基金,買不了咱們。

  此外,一切的股東,包含我和徐鳴在內的管理層,都堅定地覺得咱們被輕視了。所以,沒有人情願賣股票。這就導致咱們私有化,大約只需求4到5億美金,就能把流通股買回來。360為了私有化,花了90億美金。

  後來,銀行跟我評論,他說,你看看誰誰誰,這次回來掙了好幾倍,誰誰又掙了幾倍。

  我說,這個工作不值得我敬重。

  由於我覺得一家公司,應該用巨大的產品,去推進職業。而不僅僅,把一切的精力,都放在這件工作。

  我也跟董事會說了,究竟怎樣做,我不想管。也不要耗我的精力。我只需做一個好好的產品司理,專心做產品。假如這個契合絕大多數股東的利益,他們就去做。假如不契合咱們就把公司做好,遲早會回來的。

  上一年我去西雅圖,和劉強東同坐一個飛機。我不能幻想,他在十幾年前僅僅一個小賣部的店東。他說,我就是覺得京東,要成為互聯網後邊的基礎設施,用很低的毛利,讓整個互聯網購物大大提高。只需這個職業在增加,咱們就能夠增加。其他工作我也不想做。

  聽完這句話,我就覺得,他是一個方針感很強的人。後來,我總算知道,一家公司是有任務和鴻溝的。他不該該去做一切的工作。他也不該該用一些,或許是他人擬定的規矩所捆綁。

  我今日總算開端了解,為什麼有的企業家說上市太早,我也是這麼想的。

  今日的獵豹,除了那種精力之外,有一種極強的戰役願望和戰役才能。這是咱們實在的優秀質量。但,咱們不該該被這件事所劫持。

  咱們應該回歸到產品裡邊去。

  這種攀比心,好勝心應該有,但不該該隨意選定衡量標準。

  有一次,我的搭檔送了我一張老狼的演唱會門票。坐在台下,我就想,真的應該去做讓自己心裏覺得高興的工作,才是最重要的工作。

  讓自己堅持孩子一般的初心。

  一個孩子摔跤了、哭了、鬧了,第二天照樣開高興心,持續跟和你玩兒。沒有任何心思暗影。這就是孩子的特性。他的單純和初心,不會長時刻地墮入到被損傷、被驚駭的心情中。

  可能最高興的工作,就是回到所謂孩子相同的初心。對一切的工作堅持孩子般的獵奇。面臨未來的困難,儘管你有驚駭,但能夠遺忘它。然後抹一把鼻涕,抹一把眼淚持續往前走。

  這可能是我人生到今日,覺得能夠看到的一個自己最大的一個財富——就是我總算越過了驚駭,越過了冤枉,越過了攀比。

  日子給我最大的報答,就是把我從前閱歷的一切驚駭,冤枉,全都放下了。

  回到開篇,為什麼我要不顧悉數的儘力?

  由於我總算知道一切的儘力,都是讓你知道這個國際正本的姿態。你只需實在儘力過,你才知道這個國際長什麼樣。你才知道這個國際是怎樣實在的存在。

  我讀《喬布斯傳》,讓我最感動的一個工作,就是當他生命快完畢的時分,他還在堅持上班,為什麼?他必定不是為了攀比,不是為了金錢。即使只需一點點時刻在這個國際上,他還期望更好地了解這個國際。

  帆海不就是一個在探知國際的進程嗎?咱們的人生不也是在領會這個國際的進程中嗎?你一切的儘力不就是為了讓自己比他人更逼真地知道這些東西嗎?並且越是這樣的儘力,越是閱歷了許多苦楚,你會總算髮現——這個國際不完美,但很夸姣。

  《普通的國際》裡邊有一段,孫少平從他村子里出來去了煤礦,每天都特別儘力。後來村裡的老頭就來找他說,不要這樣了,回村吧,娶個老婆,生個孩子,蓋個房子,挺好的。他說了一句話——我不能讓我的一輩子就像村口那些老頭相同,每天揄揚的都僅僅,年青的時分能多吃幾碗飯。由於他們只需這些能夠去回想了。

  當我實在想清楚這些點的時分,我才知道,儘管咱們有過驚駭,咱們有過冤枉,我說,總有一天,我要證明給你們看——你們都是錯的。

  直到今日,對錯都不重要了。由於他們跟我的國際現已離得越來越遠了。儘管一度在上市這一年裡,我覺得自己比上市前還辛苦。我每天都在想為什麼。但是反過來,這些東西卻在催促着我的儘力。

  後來我總算知道——我能走到今日,獵豹能走到今日,真的是由於,咱們想去發現人生傍邊的那些夸姣的東西。

  最終想講一個關於鳴哥哥的段子,禁絕瞎聯想:

  有一天我跟鳴哥哥喝多了,酣醉之前,他問了我一個問題,他說:傅盛,你說什麼是愛?

  我也喝多了,沒多想,俄然蹦出來一句話——愛就是不顧悉數。

  鳴哥哥大飲三杯,哈哈大笑,然後就倒下去了……

  也是那一刻,我俄然理解,我為什麼要不顧悉數地儘力?

  由於——我愛這個國際,

  由於——它真的很夸姣,

  由於——我能夠和你們一同去看最美的景色。

本文源自: www.k8.com

下一篇:没有了
【返回列表页】

Copyright © 2005-2017 http://www.wilderoofing.com www.ag88.com_环亚娱乐版权所有